广州男装批发联盟

揭秘旅游陷阱“新马甲”:春季旅行要当心!已经有人上当受骗!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阳春三月气温回暖,再加上四月清明节假期的来临,很多人已经开始制定自己的出行计划了。近年来,人们对旅游产品的体验性、品质性要求越来越高,商家也有求必应,通过细腻的产品设计满足个性化的需求。

从民宿兴起,到游学走俏,如雨后春笋般的“旅游+”新消费掀起了一股热潮,各种演出、露营层出不穷,旅游产品的品质也是参差不齐,带来了不少问题。那么,现如今旅游市场又有哪些让人不得不留心的旅游陷阱呢?

互联网+民宿:网订民宿遭临时加价

2017年6月,张女士在某短时租赁平台网站上以697元+96元(服务费)的价格预订了一间民宿。但她随后收到房东消息,对方说十一期间不是这个价格,要求她加价。张女士与房东协商未果后,打网站客服电话要求网站介入协商解决。客服表示,房东临时要求加价的行为的确不合理,但是建议双方自行协商处理。张女士认为,房东的报价应当以网站显示的价格为准。另外,网站既然收取了服务费用,理应给予相应的服务,而不是让消费者自行协商。

目前,随着网络中介平台的发展,很多房东将自己的闲置房屋“上架”,做起了短时租赁的生意。越来越多的游客也希望在旅行中获得别具特色的当地体验,开始选择网上预订民宿。

,消费者对民宿的投诉基本集中在虚假宣传、临时加价、退房退款难三个方面。对此,法官提示消费者应选择相对规范的民宿经营者,遇到纠纷时要做好记录并保存证据,可以向消费者协会、旅游投诉受理机构等组织申请调解,或依照合同有关条款申请仲裁,。

互联网旅游+教育:市场鱼龙混杂

目前,教育理念以及消费理念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父母将眼光投向海外教育资源,结合了教育和旅游两大优势的“游学产业”更是受到偏爱,成为风口上的“新宠”。

然而,现如今的游学市场鱼龙混杂, 不少旅游公司打着名校游学之名,实则“缺斤短两”,名不副实。

据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旅行社和教育机构借暑期针对中小学生推出海外游学产品,时间大多是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产品热卖甚至有些已经售罄。但有些参加过游学产品的家长表示,很多游学产品是“到此一游”,含金量不高,“学”的部分浅尝辄止。此外,游学产品背后不仅仅存在“只游不学”的问题,实际情况更为复杂,部分游学产品还有价格虚高、同质化线路多、混龄游学团的年龄针对性不强等问题。价格昂贵的游学产品在大热的同时,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从事游学行业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学”的程度上来说,游学产品中的亲子游学团一般上课行程安排较少,因为上课需要将家长和孩子分开安排,操作难度和成本都会增加,因此“学”的部分的确不多,多是以参观游览为主,但其间会增加与校方的交流和介绍,也算是游学产品;还有以课堂体验为主的游学团,安排学生到当地的学校或培训机构进行一段时间的课程学习,其中名校插班上课的费用往往比较高,培训机构价格相对便宜,这类产品“学”的部分也就多一些,但实际效果还是以增加体验和见闻为主。这些产品游览段的费用差不多,主要价格差别在住宿、课程和师资这些方面。

“实践中,行业的普遍做法是境内文化交流公司与境外旅行社合作组织游学。作为消费者要慎重选择有资质的服务方,查看其是否具有文化交流活动的营业资质,同时在签订合同时必须明确具体服务内容,避免因合同解释存在分歧产生纠纷。” 。

互联网旅游+房产:谨防集资诈骗

分时度假是近年来的“旅游+房产”新玩法。但时常发生以度假为名的集资、诈骗乱象,?

分时度假就是把酒店或度假村的一间客房或一套旅游公寓,将其使用权分成若干个周次,按10至40年甚至更长的期限,以会员制的方式一次性让渡给客户,会员获得每年到酒店或度假村住宿7天的一种休闲度假方式。

李先生夫妇与北京某旅行咨询公司双方签订了一个“分时度假”旅游合同,李先生夫妇向旅行咨询公司交纳总计25000元费用后成为该公司的会员,每年享有免费7天的酒店入住权,为期五年。当日,李先生又与上海某酒店和该旅行咨询公司签订了一份三方协议,约定李先生成为上海某酒店的会员,旅行咨询公司代为收取“会费”25000元。后来,,要求解除合同,。

,分时度假近年才开始进入我国,一些消费者对此缺乏了解,因此在签分时度假合同时要提高风险防范意识,要看清合同的解除、违约条款等方面内容,还要谨防上当受骗。“分时租赁在我国尚处于发展阶段,行业发展尚不成熟,加之涉及多方服务主体,普通消费者难以区分,很多不法分子钻了这一漏洞,借分时度假名义诈骗钱财,消费者尤其要注意辨别。”除了以上所提到的新型消费陷阱需要引起出行者的注意,还有一些在线app的消费“套路”也需你再三提防。

先付款后预约骗取预付款

去年4月,市民胡女士通过“布拉旅行” APP,预定了两份旅游套餐。每份内含两晚瑞享酒店、一晚金沙酒店、两张环球影城门票。 9月10日抵达新加坡,发现环球影城的门票依然没有发到邮箱。在酒店前台,又被告知酒店满房。胡女士非常气愤,多次联系退款事宜,却得不到最终答复。

根据消法第53条规定:经营者以预付的形式提供商品或服务的,应按约定提供,未按约定提供的应按消费者需求继续履行约定或者退还款项。不同于其他在线旅游产品的销售模式,布拉旅行采用的是先付款、后预约出行的预售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庞大的消费者群体在一年间向布拉预存了大量资金。在明知公司无实际履行能力的情况下,布拉仍低价超卖,以负债来维持公司运作。2018年3月5日,。

大数据“杀熟”针对老用户

微博用户“廖师傅”发帖称,自己作为某酒店熟客,在线预订酒店的价格常年为380元到400元左右,一次无意到店询价,得知淡季价格仅300元,转而换友人账号查询,恰好为300元,而换回自己的账号则又涨回380元。该网友据此称自己遭遇“杀熟”,质疑第三方平台涉嫌价格欺诈。他认为“千人千面”的大数据技术本应当用于优化消费体验,却沦为商家谋取不当利益的手段。

目前互联网行业确实广泛存在根据用户的历史消费记录和习惯,进行用户分层,筛选出“价格不敏感”消费者,对于这类用户,补贴程度会更低。有律师认为,消费者在拿到相应证据之后可以向消协投诉,或提起诉讼。商家也应当加强自律,国家应该从立法层面进行规范。

境外机场1元接送机被骚扰

赴韩旅行的刘女士在旅游在线平台上预订了首尔机场接送机服务,却遭遇烦心事。按规定,其只需在首尔当地免税店购买满一定金额商品,便可享受1元机场接送。然而在此过程中,刘女士却遭遇了司机为多拿“回扣”,屡次骚扰其将已购商品退货,转去另一家免税店重新购买的糟心事。

类似这样境外机场低价接机的服务在各大在线旅游平台上处处可见。其中,以韩国、东南亚国家为主,与免税店挂钩紧密的国家、地区的接机服务最为低廉,有的标价来回接机8-9元,有的则是1元甚至免费。1元接机虽然相当于免费赠送,但具体承接方仍该以做好所承诺的主要服务为首要任务。类似刘女士遇到的,司机为了己方利益而提出过度要求,不断骚扰、麻烦消费者牺牲旅行时间以赚取更多利益的情况,已严重影响了旅客的出行体验,也背离了“1元接机”以增值服务为首的初衷。

从消费者角度说,对于1元接机此类明显低于正常市场价格的服务,也要心生警惕。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