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男装批发联盟

埃克森美孚是怎么和美国政府“穿一条裤子”的?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知详情请猛戳“阅读原文”


2.4
 T.O.D.A.Y

   「导语」



尽管身为世界上最大的IOC之一,但是埃克森美孚的崛起之路与美国国家利益息息相关。直至今天,其一系列布局都无法摆脱美国最高国家战略的影子。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当地时间2016年12月13日正式提名埃克森美孚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出任其国务卿一职。如此重要一职为何选中了雷克斯·蒂勒森?又偏偏是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CEO?


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是世界上第一家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的私营企业,也是最大的上下游一体化石油公司。它在全球六大洲30多个国家进行油气勘探与生产,并拥有相应的油气储量,以至于其油气年产量能与科威特整个国家的生产规模相比肩;其石油产品销往75个国家,每年销售超过2.65亿吨;其石油化工产品在100多个国家销售,每年销售超过1700万吨。在如此辉煌的经营业绩背后,与美国全球治理有何因果关系?又给美国带来了什么?



回看历史不难发现,埃克森美孚在不同历史时期确有惊人的举动和一脉传承的“基因”关系,即在追求公司利益最大化的同时,追求美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窃取原油定价权


1927年,随着伊拉克基尔库克(Kirkuk)等中东大型油气田陆续被发现,其资源丰富,储量大,埋藏浅,单井产量高,生产成本低的特征逐渐表现出了其在全球的竞争优势。随着投资增加,产量快速增长,世界性原油供大于求的问题随即浮出水面,不仅让捷足先登的英荷壳牌集团等欧洲公司为谋求全球原油定价权有了几分底气,也让美国的石油公司面临着国内外全方位的挤压。


由于美国和墨西哥当时的原油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90%左右,尽管中东等其他地方的原油生产成本都比美国低,但谁都承受不起美国石油公司的恶意杀价。为了能在定价上达成一致,避免与美国石油公司在已经开打的价格战中再做出进一步的报复行动,英荷壳牌集团董事长亨利·迪特丁邀请英波石油公司董事长卡德曼、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埃克森前身)总裁沃尔特·蒂格尔以及海湾石油公司的安德鲁·梅隆、印第安纳标准石油公司的罗伯特·斯图尔特等在他的苏格兰的阿奇纳卡里城堡开会,并在1928年9月17日达成了“阿奇纳卡里协定”,又称为“维持现状协定”。实际上,这份协定让各大石油公司瓜分了世界的石油市场与资源,以避免进一步的价格战。直到1952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公开,才使这份协定被世人所知。实际上,它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大的垄断性的卡特尔协定。



在谈判中,首先确立了各石油公司的市场份额。其次,确定垄断价格,将世界各地原油价格一律以墨西哥湾的原油价格加上从墨西哥湾运往世界各地的运费来计算。该模式规定,无论是从南美、中东还是世界任何地方的原油销往消费国,都视同是从美国墨西哥湾销往该国,因此,价格是墨西哥湾离岸价加上运费,只要将实际发生的运费和油价之和控制在海湾基价加运费以下就可获得盈利。


该模式对大西洋两岸的石油公司越来越有利,保护了昂贵的美国原油生产,保证了在别处经营廉价石油的壳牌、英国石油公司和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等国际石油财团的高额利润,同时,构成了对产油国资源资产盘剥的一个重要手段;其次,将美国国内市场排除在外,以避免触犯美国的反托拉斯法。随后,又有包括美国雪佛龙、德士古、加州标准石油和飞马等著名的15家国际石油公司加入,因此,“阿奇纳卡里协定”“窃取”了世界原油的定价权,成为随后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原油定价模式和洗劫产油国资源财富最重要的协议,甚至其定价模式的遗传基因延续至今,即标定WTI原油期货价格为贸易的合同价,只是少了运费和保费。


1934年4月,埃克森、壳牌和英国石油公司又再次在伦敦秘密开会,重新修订了“阿奇纳卡里协定”,起草了一个在全球推行的“原则草案备忘录”,规定了限制彼此之间进行竞争和与局外人分享所获利益的规章,并制定了包括惩罚制度、监管和执行机构,同时,继续将美国市场排除在外。该协定将国际原油价格稳定在了美国国内的水平上,限制了在每个国家内的竞争,实现了洛克菲勒所开创的石油垄断模式,并将被美国政府禁止的垄断行为模式机制化,完好地移植并推广到了全球,形成了全球性的石油卡特尔。 


支持德国纳粹牟取暴利


1929年股灾后,至20世纪整个30年代,美国经济有一半时间是负增长,且众多产业大面积产能过剩。看到为了治愈一战创伤和重整军备的德国,埃克森石油公司、摩根银行等美国财团却视为商机。不仅为其提供大量贷款、输出大量过剩的产能和产品,而且,还借机获得德国先进的技术,并渗透到全欧洲市场与事务,消弱着英国的实力。


早在1902年德国化学家Sabatier 和 Senderens就开始对煤炭液化进行研究。不久披露成果称,在常压和200℃~300℃条件下,把一氧化碳和氢气注入分散有镍或钴的反应器后就可生成甲烷。这一开创性研究成果激发了众多德国化学家纷纷投入,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在1910年代,位于鲁尔河畔米尔海姆市马克思·普朗克煤炭研究所的德国化学家弗朗兹·费歇尔和汉斯·托罗普施在1925年研究出以一氧化碳和氢气的混合气体为原料,在催化剂和适当条件下合成液态烃或碳氢化合物的工艺流程。该工艺是用煤,天然气或生物质原料生产合成润滑油与合成燃料的关键技术,被称为费托合成(FT合成),用以解决基于石油烃类供应安全或成本等问题。FT合成又使该项技术能够实现工业化规模生产,使德国内燃机液体燃料供给问题迎刃而“解”。


随着工艺技术流程不断完善和烃产品增加,它已不仅只是解决欧洲内燃机燃料能否自给的问题,而是有可能打击到正在全球崛起的美国石油石化产业,特别是会损害美国标准石油公司在欧洲的市场。于是,当标准石油公司研究主管弗兰克·霍华德在1926年看到这类产品后,立即给其董事长沃尔特·蒂格尔发电报,请他过来考察。


老道的沃尔特·蒂格尔在会见德国法本化学公司高管后,精确地制定了利用、限制、控制法本公司的一整套方案。先是,以转让美国标准石油公司2%股份,使法本公司成为继洛克菲勒家族之后美国标准石油公司最大的股东,并以让出美国部分市场作为诱饵条件,换取允许美国标准石油公司在路易斯安那州建造一个氢化工厂,分享氢化专利技术所带来的收益,以及获得在德国以外使用氢化专利的授权。


特别是签署了交换专利和科研成果的协议中,埃克森公司对法本公司用煤加工成石油和人造橡胶等化学合成技术极感兴趣,法本公司则对埃克森公司在炼油方面的技术有兴趣。在希特勒上台后,这个协议使埃克森公司把四乙基铅(汽油添加剂,用以提高辛烷值)的专利技术提供给了纳粹德国;埃克森公司依赖法本公司研究开发人造橡胶,阻碍了美国国内的人造橡胶研制进程,而此时正值日本占领了盛产天然橡胶的马来西亚,使美国和盟军面临橡胶短缺的巨大危机。


其次,两家公司还达成彼此不涉足对方主要业务活动领域的协议。即法本公司不参与石油业务,而美国标准石油公司不插手化工业务。进而封杀限制了德国法本公司进军石油上游市场的机会和空间。1930年,这两家公司又成立了合资公司,使标准石油公司变成法本公司的最大股东。



由于煤炭氢化成本是炼制原油成本的10倍以上,合资公司为求生存,积极与纳粹分子谋求合作,资助纳粹分子。作为回报,希特勒上台后,不仅给法本公司提供了政府津贴,而且法本公司管理层几乎完全“纳粹化”,积极参加纳粹,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机器中的一部分。


这一丑行被曝光后,美国舆论界对埃克森公司大举谴责。在议会辩论中,杜鲁门参议员甚至认为这种协议是通敌的行为。最后,经过埃克森公司董事会其他成员们的活动,埃克森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协议,放弃自己的专利,接受5万美元罚款,这才获得了司法部的从轻处理。人造橡胶专利产品在保障了战争需要后,也惠及了全社会。然而,美国司法部在宽恕了埃克森后,却使美国可以从战争的双方同时获得了巨大的收益。 


协助政府构建“石油美元”,走上债务型经济发展模式


二战后在构建《关税及贸易总协定》时,美国的埃克森等主要石油公司和银行家们就试图借助促进国际贸易自由化的时机推动用美元给石油定价,但因当时签字国仅有23个国家而未能成行;但在1971年废除黄金武功时,尼克松总统采纳了包括总统首席预算顾问财政部长乔治·舒尔茨、财政部政策小组成员保罗·沃克尔和杰克·贝内特意见。而杰克·贝内特是从埃克森石油公司借聘到财政部工作的高管,其任务包括帮助保罗·沃克尔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石油美元”中可能产生的金融问题。


通过保罗·沃克尔、杰克·贝内特数年策划,由大卫·马尔福德实际操盘,最终欧佩克接受以美元定价、交易和结算的贸易规则,以及完成了“美国—沙特联合协定”等秘密的制度性安排,华盛顿的政客和纽约华尔街的银行家们成功地将债务融资机制嫁接到了极度不稳定的石油市场上,并构建了以实物资源资产为对象的新型债务融资工具——“石油美元”,因此,使石油价格的波动不再只取决于石油本身的供需关系,而受控于美国货币政策,特别是美元纸币的币值、流速、流向等货币关系。


经过1973年至1975年一系列危机事件后,在美国成功建立了石油美元循环体系后,贝内特又回到了埃克森石油公司担任了公司董事,几乎用了近20年一代人的奋斗,终于实现了美国石油公司和金融财团所有者们的夙愿。更重要的是,美国有了一个高效沉淀超发美元的蓄水池和替代黄金的债务融资工具,解决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回流的新方法、新路径和新机制等核心问题。


渗透俄罗斯获取调控石油市场的筹码


自从1991年前苏联解体和俄罗斯继承了其主要政治和经济遗产后,几乎就成为以美国为首西方大国围堵的对象。即使俄罗斯全方位接受了西方治国理念,即使忍受了痛苦的休克疗法,俄罗斯不仅没能融入西方社会,反而却将自己打造成了以出口油气资源支撑政府财政的资源依赖型国家。但是,每逢美元贬值、产油国扩产或与欧洲邻国发生政治摩擦,油气出口量及出口收益就将受到冲击,因此,俄罗斯太需要有实力的美国石油公司拉上一把。


由于埃克森美孚的业务遍布全球,蒂勒森从上世纪90年代起,多次参与公司的重大海外项目。因此凭借其丰富的谈判经验,广交天下“英雄”,卡塔尔王室、沙特石油部长、俄罗斯总统普京都成为了他的“老熟人”。



蒂勒森曾负责与俄罗斯政府就开发萨哈林岛外海的石油和天然气田进行谈判,其不俗的表现让俄方人员高度赞赏。在他积极推动下,埃克森在俄罗斯的控股超过了其在美国的控股。特别是当俄罗斯以强硬态度要求外国投资者放弃俄国国有公司控制下的石油利益时,埃克森成功保住了自己的份额。不仅如此,2013年,普京向蒂勒森颁发了友谊勋章,该奖项是俄罗斯授予外国人的最高荣誉之一。由于蒂勒森力排艰难崎岖的政治环境,成功引导埃克森美孚进入俄罗斯石油市场,这也成为他晋升为首席执行官的原因之一。


由于俄罗斯干预乌克兰政局导致人员伤亡,美国在2014年对俄罗斯石油业实施制裁,此举导致美国的外交政策和该公司的投资目标出现分歧。但此时埃克森美孚与俄罗斯之间已有数十亿美元的交易,保持与俄罗斯的关系不仅只是投资安全和能否盈利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为两国政府间楔了一根钉子,可以直接了解到俄罗斯的战略意图,并为美国政府提供咨询。而俄罗斯方面,普京的外交政策顾问尤里·乌沙科夫(Yuri Ushakov)却极力赞扬蒂勒森,表示俄罗斯准备找出摆脱两个大国之间“可笑状况”的办法,并强调“我们希望摆脱这种危机局势”。


在今天看来,蒂勒森的策略具有极高的战略意义,通过参与和影响俄罗斯石油市场,不仅构建了两国政府间的联系,而且,其外溢效应也增加了对欧佩克产油国的影响力,间接调控着国际石油市场的份额并对油价产生影响。特别是,在特朗普竞选时曾承诺要实现美国的“能源独立”。在特郎普当选后,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立即在16日警告称,若特朗普上任后停止从沙特进口石油,将损害美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尽管美国进口数百万桶原油,但也从自由出口巨量产品中获利,应当拥抱自由贸易。


在混水中牟利


2011年,美国外交推动了一项新的法律,以确定伊拉克各派别如何共享伊拉克的石油财富。但埃克森美孚迅速绕开巴格达,直接与该国北部库尔德政权签署了丰厚的石油分成协议,削弱了伊拉克中央政府的权威,促使库尔德人寻求更大的独立。在选择与伊拉克库尔德当局进行石油交易中,蒂勒森的态度很明确,称该协议的财务前景令其他政治考虑显得无足轻重。正因埃克森美孚这种逐利投机的影响力改变了其邻国的价值判断,令土耳其相信直接与库尔德当局做石油交易是值得的。由此,进一步削弱和改变了欧佩克对石油市场份额分配的掌控力和权威性。



不仅如此,早在2009年埃克森美孚公司就悄悄与越南签订了一份沿海油气田产品分享合同,该区块位于越南和中国有主权争议的水域。尽管中国声称是拥有主权的水域,但经蒂勒森来华周旋使埃克森美孚如愿以偿地继续勘探,但巨大可期的投资收益更坚定了奥巴马政府围堵中国的信心,并加快了美军重返亚太的步伐。


从埃克森美孚CEO以及其前任的“遗传基因”与“战绩”看,为了获得暴利,他们不仅规划并垄断着国际石油市场,而且全力参与和服务了美国国家的最高战略,协助构建了美国全新的债务型经济发展模式。同时,也使埃克森美孚从一个纯商业型企业变成了美国治理全球最有价值和最效率的工具。


蒂勒森作为石油商人出任国务卿,他自然也会根据特郎普总统和对全球治理的需要走上政治舞台。以往的商业经历会使其对国际政治和区域动态有更深刻和细致的理解与判断,不仅是中东、俄罗斯或是南中国海,都将助力其对全球油气等市场的“治理”,进而影响国际油气市场的份额分配、贸易流向、价格摆动,甚至是产油国的局部战争。


版权声明|稿件为能源杂志原创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与作者名称


· END ·



举报 | 1楼 回复